陪审员秉公尽职 求正义私情勿扰

2018-6-29 18:08:29

作者:刘美芳律师 选稿:赵春苑 来源:华人工商网

  

  谈到官司中常听闻的陪审团,令人想起电影中刻画的情节,港星刘德华在八零年代主演的一部电影「法外情」,片中叶德娴饰演的老舞女涉嫌杀死一名富人之子,却无人愿意代表这位贫穷低贱的女性。此时唯一愿意帮助她辩护,是在孤儿院长大却有幸接受资助留学英国的一位新手刑法律师。基于正义感,他努力为她辩护,殊不知原来被告就是他的亲生母亲。此片最后一幕,在最终审判时,庭上坐着严肃公正的法官,一旁坐着一群陪审团,他们可能是贩夫走卒,也可能是知识分子,但是看似平凡的他们所作出之决定将左右这场审判的最终结局。

  其实除了刑事庭,民事庭也可以有陪审团的参与,加州宪法第一章第十六节开宗明义声明,由陪审团听审是宪法所保障,不可违背的权利。哪种类型的案件,无法申请陪审团,而必须靠法官自由心证裁决呢?一般而言,要求财产分割、行为禁令、以及诸如婚姻无效、离婚、孩子扶养等等案件,通常由法官一人裁定。

  至于何种人将担任陪审团员呢?凡居住在郡内的18岁以上之美国公民都有可能被随机抽签。一般人认为收到jury duty 征召通知,不仅要花耗个人时间体力,还得请假损失收入(雇主并未被强制规定在员工陪审期间给付薪资),而法院给付的酬劳如此微薄。

  真所谓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。但是身为美国社会的一份子,牺牲自我短暂心力,也算是为国干城、回馈乡里。拿到这份通知书,不代表你「中奖」了,因为你只是个候选人。在报到当天,所有被征召者将聚集在一处等候雀屏中选。法官将简略解释案情,协同双方律师向每人问话,剔除与原被告有认识、可能会有偏见、或英文能力太差的人,此过程称为voir dire 资格审查。直到陪审团员名单出炉,这场选秀大赛才算结束。成员必须宣誓将以证据作为其结论之出发点,而非个人情感,且不可将案情泄漏给家人、朋友等他人知道。

  当庭审正式开跑,陪审团将会听到双方代表律师各别一番开审陈述,并提出呈堂物证、传唤人证。律师们有权对证人进行交叉盘诘,并轮番进行辩护。此时陪审团员不必担心因为不了解法律,无法做出正确判断,因为法官会以中立立场授予陪审员针对此案应有的法律知识。陪审员若有不解之处,还可请法官指点迷津。

  最后,陪审团将被法警护送到专用房间,隐蔽商议案情。当全体投票做出决定时,就可回到法庭由陪审团长宣布所下之结论。假设陪审团因意见分歧陷入僵局,法官可能会给他们更多的时间继续讨论,或选择解散陪审团,重新遴选新的陪审员,并重新召开另一次庭审,以期案件有所终结。

版权声明 | 网站简介 | 网站律师 | 网站导航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Site Map
东方网(eastday.com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陪审员秉公尽职 求正义私情勿扰

2018年6月29日 18:08 来源:华人工商网 选稿:赵春苑

  

  谈到官司中常听闻的陪审团,令人想起电影中刻画的情节,港星刘德华在八零年代主演的一部电影「法外情」,片中叶德娴饰演的老舞女涉嫌杀死一名富人之子,却无人愿意代表这位贫穷低贱的女性。此时唯一愿意帮助她辩护,是在孤儿院长大却有幸接受资助留学英国的一位新手刑法律师。基于正义感,他努力为她辩护,殊不知原来被告就是他的亲生母亲。此片最后一幕,在最终审判时,庭上坐着严肃公正的法官,一旁坐着一群陪审团,他们可能是贩夫走卒,也可能是知识分子,但是看似平凡的他们所作出之决定将左右这场审判的最终结局。

  其实除了刑事庭,民事庭也可以有陪审团的参与,加州宪法第一章第十六节开宗明义声明,由陪审团听审是宪法所保障,不可违背的权利。哪种类型的案件,无法申请陪审团,而必须靠法官自由心证裁决呢?一般而言,要求财产分割、行为禁令、以及诸如婚姻无效、离婚、孩子扶养等等案件,通常由法官一人裁定。

  至于何种人将担任陪审团员呢?凡居住在郡内的18岁以上之美国公民都有可能被随机抽签。一般人认为收到jury duty 征召通知,不仅要花耗个人时间体力,还得请假损失收入(雇主并未被强制规定在员工陪审期间给付薪资),而法院给付的酬劳如此微薄。

  真所谓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。但是身为美国社会的一份子,牺牲自我短暂心力,也算是为国干城、回馈乡里。拿到这份通知书,不代表你「中奖」了,因为你只是个候选人。在报到当天,所有被征召者将聚集在一处等候雀屏中选。法官将简略解释案情,协同双方律师向每人问话,剔除与原被告有认识、可能会有偏见、或英文能力太差的人,此过程称为voir dire 资格审查。直到陪审团员名单出炉,这场选秀大赛才算结束。成员必须宣誓将以证据作为其结论之出发点,而非个人情感,且不可将案情泄漏给家人、朋友等他人知道。

  当庭审正式开跑,陪审团将会听到双方代表律师各别一番开审陈述,并提出呈堂物证、传唤人证。律师们有权对证人进行交叉盘诘,并轮番进行辩护。此时陪审团员不必担心因为不了解法律,无法做出正确判断,因为法官会以中立立场授予陪审员针对此案应有的法律知识。陪审员若有不解之处,还可请法官指点迷津。

  最后,陪审团将被法警护送到专用房间,隐蔽商议案情。当全体投票做出决定时,就可回到法庭由陪审团长宣布所下之结论。假设陪审团因意见分歧陷入僵局,法官可能会给他们更多的时间继续讨论,或选择解散陪审团,重新遴选新的陪审员,并重新召开另一次庭审,以期案件有所终结。